二八二五六

来了老弟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今日份不咋地的大哥(。•́︿•̀。)

人设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实际上我是个女的……
我再改吧(⋟﹏⋞)
实在不会上色www

[勋×鹿]成蝶[前传](一)

  这是他第一次来酒吧。

    与其说是自愿,不如说是走投无路了。

   “喝点什么?”

    调酒师是个很好看很好看的男人。

    看起来比自己大了不止一两岁吧。

   “您,第一次来啊?”

    “啊,对。”

    面前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 转过身,往空杯子里丢进一粒白色药片。


    “给。”男人递过去一杯冰茶,“这里的酒,对胃不好。”

    他笑了笑,端起杯子一饮而尽。

    “我叫吴世勋。”男人扯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 “我叫鹿晗。”

    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 “您看起来比我大啊。”鹿晗轻轻放下手里的杯子。

    “我今年25岁。”

     原来是个小弟弟啊。

    “我今年29岁。”

    吴世勋默认一般地取走了桌上的杯子。

    三

    二

    一

    “咚。”

    鹿晗倒在吧台上,脸上凝固着还没散去的微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为你而做的伪装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视线里附着着不怎么清晰的光晕。

    鹿晗慢慢睁开眼睛,陌生的环境让他来不及思考当下的处境。

    “这是哪?”

    “这是我家。”

    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 是谁呢。

    “你昨天晕在我旁边的吧台上了。”

    哦,对了,是那个调酒师啊。

    “你对我……做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 “你想什么呢,我把你背回来而已。”

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 “发什么呆呢?不舒服?”

    “……谢谢你。”

    “没事。”吴世勋愣了一下,转身递过去一片药和一杯水。

    “吃了。”

    “你干嘛?”

    “消炎的药。”

    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 “凭你昨天喝东西没付钱。”

     鹿晗抿了抿嘴,接过药片吞了下去。

    “我要走了。谢谢你留我一晚上。”

    “这么着急?”吴世勋扣住鹿晗的手腕,带着戏谑的语气眯起眼睛。

    “我,真的要走了。”

    手腕一松。

    门“咔哒”关上。

   “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。”


[勋×鹿] 成蝶 [私设]

    再恶心的毛虫,终究会成为蝴蝶。


    就像我们一样。


    拥有再丑陋的灵魂,俊俏的外表也是最完美的掩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冷,冷,真的好冷。


    寂静而空旷的大楼里回荡着皮鞋踏地的声响。


    一声一声地敲打在鼓膜上,变成神经冲动在太阳穴上跳动着。


    温热的鲜血从绚丽的蝶翼上慢慢滴落,身体麻木到感觉不到一点疼痛。


    “让我来拯救你吧。”


   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面前人的脑袋。


    “变成这个样子,你一定很痛苦吧,”


    子弹上膛。


    一秒,


    两秒,


    身后可怕的安静让他不禁回过头去。


    “嘭。”


    “依我看,你还是那么单纯。”


     他的脸上再没有一丝生气,倒下的时候,手里还紧紧攥着一直奄奄一息的蝴蝶。


    “又有谁在乎呢?”他放下手枪,慢慢捧起他的脸。


    “真是美丽的标本呢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